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国际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林密:谁说风口过去了?我赌32年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庞义成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1-10
摘要:林密:谁说风口过去了?我赌32年

10月27日,深圳南山,一个非常漂亮的新办公室,这是刚刚创立的云度全国营销中心总部。办公室旁边,有一栋小楼,上面挂了一个牌子,写着八个大字:“空谈误国,实干兴邦”。据说,这句传遍天下的小平讲话,在深圳立的第一块牌子就在这里,被深圳人称作“母牌”。

17年前,林密大学毕业来深圳的第一份工作,TCL集团总部,当时就在这栋小楼旁边。他说,当年他在办公室楼道里抽烟,左手是这块牌子,右手是另一块同样知名的牌子,上面写着:“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他每天站在这两块牌子中间,心潮澎湃。

2020年3月,去职云度一年半之后,三个选择摆在林密的面前。一个是某大型海外基金中国区合伙人,一个是某跨国汽车公司中国区总裁,一个是回归云度。

他征询了三位最信任的朋友,没有一个人赞同第三个选项,尽管他们都读懂了他内心的躁动。“时间窗口已经关闭,你趁早死了心吧!”,其中一位很不客气地对他说。 

他知道,他们这么说是为他好。时间来到2020初,五年前风起云涌的“新造车运动”已行至险滩,资本市场悲观观望,领头羊蔚来汽车生死未卜,理想和小鹏还没证明自己,后面的小伙伴正在陆续掉队。而最早交车的云度汽车,错失了一个又一个时间窗口,2019年下半年已经停产。 

只有一个人支持他,他的姥姥。这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说:“如果你想好了最坏的结果,并且能接受的话,我支持你。不管怎么说,你是福建人,该为家乡做点事。”

20天后,他决定回云度。在朋友们看来,他最终站到了理性思考的对立面,完全是浪漫情怀在作怪。这位82年的高个子少年说:“从现在开始,你们别劝我了。创业从来都是九死一生,你们当初走的路也一样。”

 

林密,云度

 

“我赌32年”

庞义成:咱们先从一个很重要的话题开始谈起,3月你开始思考要回归云度,大部分朋友都是反对的,但你最后不听劝,一定要回来。到现在已经有半年多了,你静下心回答,为什么一定要回来?

林密:你属于反对派里的典型(笑)。

第一点是我欠云度一个交代,或者说是云度欠我们的消费者、员工、供应商、经销商一个交代。既然没有完成,既然我之前做的所有事情都喜欢把它抡圆了,做完整了,没有完成的事儿总是在我心里有个疙瘩。所以这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第二点是云度的技术积累、人才的厚度都非常好,企业的整体状况实际上并没有太多负担,最关键的是云度在广大消费者的心里,品牌的整体印象与积淀很好,我认为云度是个潜力股,值得继续做下去。

第三点,咱们聊过很多次,我认为电动车的风口没有过去,谁说风口过去了?新造车企业的风口,我认为在未来5-10年都没有过去。纯粹的电动车品牌,在各个价格区间都应该有代表性的品牌,都应该有爆发性的力量。

庞义成:五年前初创云度的时候,当时的那个团队,我认为是个非常优秀的组合。是否还记得当年你们初创云度的时候,初心是什么?

林密:我跟刘总当年做这件事儿,真正的初心,还是希望让科技走进平凡,这一点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改变。

我们认为,电动车产品不应该是高高在上的,中国大众的消费能力还是集中在10-15万的消费区间。这个消费区间里,真正可选的让人兴奋的、有科技感的电动车产品特别少。所以,我们希望做一个普及性的、能进入千家万户的电动车品牌,五年前是如此,今天还是如此。

庞义成:是的,五年前出发的时候,朋友们都送上了真诚的祝福。你们出发得早,团队组合也有实战经验,遗憾的是中间出了一些磕磕绊绊,中间停摆了一段时间。在这个重新出发的时刻,作为新云度的掌门人,你来回顾一下这五年,云度做对了什么?做错了什么?

林密:做对的第一件事儿,我觉得是产品定位,对目标消费群的洞察,这块儿到目前为止,还是非常正确的。

庞义成:就是针对10-15万市场的用户定位?

林密:对,还有对于他们真正需要什么的洞察,反映到车上的一些的匹配。

第二块我觉得对的东西,是真正建立了非常厚实的整体研发基础,包括在工厂的设计上,在企业的运营上,在资源的分配上。比如说,我们并没有像别人一样上来就去做10万20万的产能设计,我们的工厂相对袖珍高效,摊销也比较低。同时,我们把大量的资金砸向了实验设备,让出车的能力和整个实验室自制的能力具有完全的自主性。这种自主性可以让我们未来再跑起来能够快很多。

你刚谈到做错了什么?跑得快和跑得远是两回事,一个比较大的错就是我们一个劲儿的想跑得快。简单地说,新造车企业跟传统汽车企业最大的不同和优势就在于效率高,船小好调头;第二我们能祛除很多的官僚作风,能够以客户为导向为他做产品与服务;第三个我们能够更颠覆性地去做一些创新性的营销方式,同时又能够接地气。

庞义成:你没正面回答第二个问题(笑)。

林密:有,就是跑得快和跑的远的事儿。

庞义成:好,我们暂且先把这个问题放下,可能再过一段时间再复盘,会有新的思考。作为一个从小在海外游历,有广阔的视野和丰富管理经验的年轻人,其实你的人生是有很多选择的,可以做一个金领、高管,过优渥从容的生活。但你不听劝选择回来做云度,实际上是把你未来的十年甚至更长的生命赌在这件事情上,这件事情对你来说真的有那么值得吗?你又不缺钱,你图什么?

林密:缺,干了这事儿不就缺了吗?

问题太私人了,讲大道理没有用。比较核心的一个东西就是我是一个有宿命论的人,我认为人是有命的,我作为一个从小喜爱汽车,对车充满热情,当年的话是血液里面流着汽油的人,现在的话是,血液里面闪着电火花的人。

从宿命论的角度来说,我觉得我应该做事儿。当你有很多选择的时候,你可能会更理想主义的去想选一些好像能够改变世界的东西。去过一个很悠闲的生活,或者说能够看得见终点的生活,那是我最害怕的事情。命运给了我这么多选择,但所有的机遇和契机都似乎是推动我去选那个最难的。

庞义成:因为最难的往往是最有意义的,最有价值的?

林密:而且当你受到这么多眷顾,在你有选择的时候,你没有去选那个最难的,你会觉得浪费了命运(的眷顾)和多年积累下的东西。

第二个我很相信一个道理,就是任何事情你信了才能够成功,你不信就连成功的可能性都没有。所以,做这件事儿我相信一定成。而且不是10 年,不是20年。我今年38岁,直到70岁,我赌32年。

庞义成:好,那现在我们来说说32年,在你70岁退休之前,你期望这件事儿变成什么样?

林密:我觉得我不会退休。当然哪一天自己的天花板到了,跟企业发展不相匹配的时候,我会主动离开这个岗位。

但是做这件事儿,我觉得首先它是有意义的,我一直对人生或者对成功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理念,跟机场里面的成功学不太一样的理念,我认为首先排在第一位的是要有一个改变世界的使命感,使命感里面包含了很多社会责任,你要为社会为世界去做点什么,以及你感觉你生来冥冥之中是有一个意义在的。

从这个角度来讲,电动车在中国发展十年了,我们希望把这种前沿的科技产品真正带进千家万户,而不是变成一个富人高高在上的东西。

第二个我觉得比较核心的就是责任感,这种责任感来自于大到国家层面的能源安全问题,小到每个城市的排放问题,再细到每个家庭的用车和出行问题,我觉得这种责任感是必须要有的。

第三点我觉得比较核心的就是这种使命感和责任感所带来的让人持之以恒的一种自控,这三个是我自己的成功学。当然还没有到那一步,可能未来还会有变化。

32年的时间,电动车已经是压倒性的优势,基本上全部普及。我的终极目标是希望它走向世界,代表中国制造代表中国品牌真正地走进世界。这话说的人很多,但是我认为体会比我深的人不多,特别是汽车行业,中国品牌真正的走向世界,走到千家万户里面,成为代表中国的真正顶级的产品。

庞义成:像丰田一样?

林密:不说那么大的话。32年能够在中国市场上站稳脚,能够随着中国的全面电动化占据比较可观的市场份额,我觉得只是第一步。第二步一定要走出去,走到世界各地。我们今天看韩国企业,实际上韩国实际上的GDP涨得很高了,因为汇率的问题,但生活的幸福度比中国差远了。但是整个世界对韩国的认知是来自于三星、现代、起亚和LG,这四个品牌其实整合了整个韩国这个国家在外面的形象,中国还没有出现。目前为止,能够代表我们国家层面的,只有华为,而且还被打压。

庞义成:还有 Tiktok,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品牌,比如阿里巴巴,现在已有全球影响力。但是汽车品类里面的确还没有行销全球的产品。

林密:你把话说简单了,汽车是个人消费的第二大商品,但是房子不长腿,不可能卖到国外,所以汽车就是made in China的最大宗消费品。一个汽车品牌出去,就代表一个国家的形象。大家可能会觉得我说的太大,但你应该知道这是我真实想法。

庞义成:我知道,因为你在海外那么多年,参与过很多的海外贸易。

林密:严格来说不是这个,就像人在国外待的时间长才更爱国一样,我受过很多对中国的不公平待遇,我骨子里面有非常强烈的这种渴望。我们背后已经是一个强大的国度,但是我希望把强大国度的故事通过我的产品告诉给各种肤色、各种民族的人。 

2025年保底30万台,冲进前三 

 

林密,云度

 

庞义成:多么奇妙的一个时代。刚才你讲到的内心梦想,不但要让云度的产品在32年的时间里面,走进中国的千家万户,而且希望云度能代表中国的最大宗商品行销到全球。在上一代的中国汽车人里,很少人敢想到这件事情,所以我说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时代。

这伟大的时代提供了至少三种要素,第一是技术变革的空间被打开了,所以我们可以做全新的产品,有全新的市场机会;第二是丰富的资源供给,包括了资本、土地、政策以及人力;第三就是你们这一批80后年轻人,已经有了放眼全球并且拿下王冠的勇气。

你觉得从目前来看,离着32年的终局目标,差距有多少?最核心的挑战在哪里?

林密:饭一口一口吃嘛。坐在今天这个节骨眼上去谈,最核心的挑战一定是眼前的挑战,因为未来挑战你看不见。哪怕你仰望星空,也得脚踏实地,一步步走。第一步,我们给自己立了一个目标,2025年,能做到中国纯电动车品牌前三名。

庞义成:数量化一下,做到什么样的水平才能进前三?

林密:我首先谈的是纯电动车品牌,不包括那些既然卖传统燃油车又卖电动车的品牌。对这一点,我其实一直有一种看法,就像诺基亚也做大屏智能手机,但是大家还是认为他是做传统按键手机的。柯达数码相机很厉害,但是大家一直认为柯达就是做胶卷相机的。一个汽车品牌,说它的悠久的历史底蕴,在转型的时候,企业的整体印象会固化,它有巨大的历史负担。

汽车电动化的进程,有点类似于在一九六几年手表从机械表转向电子表,到最后你会发现所有的传统机械表厂转型向电子表的时候都不成功,因为大家的脑子里你就是做机械表的,而到了今天,你会发现所有传统的手表品牌,管他是石英表还是机械表,在转向智能穿戴手表的时候都会遇到问题。

庞义成:而真正占据市场巨大份额的都是新来的选手。

林密:比如说苹果Apple Watch、华为手表,还有比如说市占比最大的GARMIN,是做导航出身的企业。所以市场淘汰你,根本不跟你打一声招呼。技术变革的过程中,不是你的储备和资源配置问题,最大的问题在于你是不是足够纯粹。

在这件事儿上,我们没有后路,我是以电养电,电动车卖不出去(就死),我们所有的宝都压在上面,没有别的地方可以放。孤注一掷,回到你说的最大挑战,这就是最大挑战。

庞义成:到2025年要做到多少台?

林密:保底目标30万。

庞义成:30万,年产销30万台,2025年在中国做到这个量,你认为能够进入前三名。

林密:纯电动品牌前三名。

庞义成:赞同你刚才说的那个论点,单纯的聚焦的公司会更有优势。我们来拆解一下这30万台的目标,今年能做多少台?

林密:今年保底3000 吧,因为下半年才开始重新起步。

庞义成:3000台到30万台,中间差了100倍。也就是说你要用五年的时间实现产销量100倍的增长,是吧?

林密:对。

庞义成:你认为从现在到2025年,要做哪几件事才能达到100倍增长的目标?

林密:100倍增长这个事儿,你把它给故事化了。云度在2018 年就卖了一万多,只是现在属于二次出发的阶段,需要一定的回神时间,3000台并不是云度的真实基础。

用三个维度来看这件事儿:首先市场容量有多大?你刚才讲2025年到500万台,但那是总量,包含了插电混、增程式。我预计纯电动差不多300万辆,30万台能占到当年纯电动市场的10%,进入前三名。

第二个维度,有多少款产品去帮助你抢占市场?预计到2025年,我们会有七款到八款产品去参与市场竞争。

庞义成:都是集中在10万-15万区间吗?

林密:可能15万出头。我要做15万以下,最纯粹的走进千家万户的电动车品牌。

还有第三个维度,就是有多少个行销渠道,覆盖多少个城市,以及有多少家店来完成30万台的任务?2025年我们要做到400家店,覆盖中国332个城市,一线城市要建设多家店。

分解一下目标,30万台,400个店,一个店一年大概是800台左右。

今天要做的事儿,一是要拉出一个非常丰富的产品线来覆盖目标市场15万以下的不同需求;第二是要建立非常强大的技术储备,把这些产品变得更加符合你品牌的定位;第三是得有非常下沉的渠道去覆盖所有的目标城市以及保证它健康。

爆炸性增长的机会

庞义成:这半年你去跑市场,了解到很多情况,回应一下年初的那个讨论:市场是否存在这样的机会:纯电动品牌,从15万以下区间做起,五年时间增长100倍?

林密:会。第一,2019年全年只卖了大概66万台纯电动,这才哪到哪。第二,电动车的需求是被创造出来的,我们真正的竞争对手就是燃油车,去抢燃油车市场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儿。抢燃油车市场,就要解决燃油车等效性问题,很明显,随着电池成本的下跌,在某些市场上很明显出现了燃油车等效性。

举个例子,咱们就说Model3。如果用户要在30万以下25万左右,想买一台加速快又有科技感的车,只有“毛豆三”可以选。奔驰C、宝马3和奥迪A4,这三个豪华车的入门版,无论加速还是科技感,都和“毛豆三”没法比。对用户来说,同时还有一些信息不平等带来的偷着乐的这种想法,难怪“毛豆三”卖的好。

所以实际上在25万以上的市场,电动车已经取得了燃油车等效性,因此这个市场在快速增长。再看6万以下的市场,电动车的燃油车等效性已经是压倒性的了。

首先,任何一台6万块以下的燃油车要变成一台自动挡,至少加8000-1万块钱,占到6万块钱总售价的20%左右了。这是什么概念?电动车每一台都是自动挡,它本身就具有优势。第二,6万块钱买一台车,就希望每天作为代步使用,每日的使用成本更低,那自然而然电动车就是一个首选。在这个细分市场,无论购买还是使用环节,电动车的优势是压倒性的。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宏光MiniEV如此大卖。

庞义成:6万以下和25万以上两个市场,电动车开始赢得了竞争优势。

林密:那下一场即将到来的战场在哪儿?未来五年的主战场在哪儿?

庞义成:一定是在10万-15万?

林密:是,这是传统燃油车最大的肚子,这块肚子有多大,在燃油车层面,这块肚子一直以来的销量占到了65%-70%。

庞义成:也就是说,在中国,这块市场每年两千万台?

林密:没有,1600万-1700万台。65%-70%这个比例对美国、欧洲市场同样适用。简单地说,汽车的主销市场一直就是在2万美金左右的市场。在这儿是否有真正纯粹的电动车品牌呢?目前为止还没有,这就是市场的机会,爆炸性增长的机会。

相比于这些汽车品牌,又做燃油车又做电动车的时候,我不用顾前顾后,不用担心我的电动车会去抢了我燃油车的市场,我可以肆无忌惮地对燃油车展开进攻。

 

林密,云度

 

新云度的比较优势在哪?

庞义成:刚才分析了天时,整个市场需求变化的可能性。下面说说地利和人和,天要下雨,但这场雨我们能不能接得住?就是过去咱们经常聊的那个问题,新云度的比较优势在哪里?

林密:首先,我们在技术上严格来说还是比较扎实的。存下了五百多项专利,还有非常完善的整体体系以及比较有口碑的客户反响。第二点云度没有什么负担,没有太高的负债率,稍微给点油,或者是加满一箱油它就能够飞驰起来,这是地利。

第三块儿就是人和。我个人作为一个大产品经理,作为一个能够团结人的人,团队现在形成了一个比较好的基础,能够让真正优秀的爱车和希望在电动车这场变革中实现自己梦想的人,纷纷加入进来,并且财散人聚。

把大家团结起来,合伙做成一个中国新造车企业里,企业运营效率和人事管理效率的标杆,这点我非常有信心,我相信你对我也有信心。

庞义成:我对你最大的信心来自于你对梦想热烈的向往和追求。历史给了你这样的舞台,让你去展示自己的才华。从一个有梦想的人成长为一个企业家,这是一个很大的跨越。未来五年,你可能碰到的最大困难会是什么?

林密:没有,必胜。我是一个心学的忠实粉丝。

庞义成:你说王阳明吗?

林密:你信你才会赢,你不信,连赢的机会,上天都不会给你。

庞义成:但是你信不等于说,咱们不要分析可能的困难吧。

林密:我觉得你刚问的是一个战略问题,战略问题就是要藐视他,在战术层面重视他。问题多着呢,不要把它当问题,一件件解决就行了。你刚刚说的企业家精神,我觉得排第一位的永远是信念,你要知道你抓住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以及你做这件事的必胜的决心。

使命感其实分解起来很可怕的,不但是对企业、员工、消费者、社会的责任感,也包含了你到世界上来,好像冥冥之中你要干点事儿责任感和使命感。然后就是信念和责任感加持下的持之以恒的每日的工作。 

传统群落能否跨越变革鸿沟?

庞义成:你刚才谈到,当年机械表向石英表变革的过程中,机械表公司几乎没有成功的;后来从石英表向智能穿戴设备迁移的过程中,又没有成功的案例。我理解这说明的一个规律,就是技术变革带来的变化,不仅仅是产业的跃迁,也是群落的跃迁,而传统群落很难跨过变革鸿沟。现在,汽车从燃油车向智能汽车迁移的过程中,这个规律仍然适用吗?

林密:所有的变革都是被逼的,或者是被革命的。第二人永远是有惰性的。人之初,性本善的同时性本懒,传统企业没有被逼到墙角的时候,就没有人愿意去变革。新造车企业相比传统汽车企业的劣势就是刚刚谈到的规模效益。但是没有强大的规模和悠久历史带来坏处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个必然的好处,在技术迁徙的过程中,我有可能跑得轻跑得快,这就是新造车势力整个商业逻辑最核心的部分。

庞义成:对,我刚才的问题是这样的,在变革过程中,传统的汽车人能完成这次迁移吗?比如说脱离原有的组织参与创业,并且创业成功,你觉得这种可能性大不大?

林密:很大。但是这类人一定是胸有猛虎,但韬光养晦很久的人,而不是完全带着传统汽车企业惯性的人。

庞义成:这里面有个核心问题,就是刚才说的企业家能力。你刚才总结提炼的能力是使命、价值观,我们把它理解成信念。

林密:我你在这儿问我一个还没有跑出来的一个非成功企业家(笑),企业家的价值和企业家的能力,我觉得很多问题我回答不了,2025年我一定告诉你。

庞义成:你一定能回答得了,为什么?初心是决定一个企业高度的最核心的种子。今天问的问题,不是为了今天。这段影像会留下来,五年以后咱们回头看,五年前你是怎么想的,我觉得特别有价值。

林密:信念,使命,以及持之以恒。

庞义成:作为一个传统汽车业跃迁出来的年轻人,能否很好的解读新时代的技术密码,并且用新的方法论去把技术转化成产品和组织?

林密:这个问题很好,首先我不认为我是传统汽车人。严格来说,除了爱改装车以外,我对燃油车的接触都不太多,迈入汽车行业,一开始就在电动汽车里面。

实际上我认为新的管理方法和管理逻辑,到目前为止,根本不到上纲上线的层面,还没到总结经验和结论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是摸索。

庞义成:但确实有变化。

林密:有变化,至少你看到的这几家成功的企业家,用了不同的逻辑和方法来做这件事情。首先我觉得保持一个学习型组织和学习型心态很重要。第二我个人认为,可能没有方法,很多都需要自己摸索,你敢于摸索以及在敢于摸索以后总结经验,可能更重要。

刘心文留下的财富

庞义成:最后一个问题,能不能评价一下刘心文,作为第一任掌门人给云度留下的历史遗产?

林密:老刘是我的老大哥,有着全面的电动车管理经验,从技术到生产到企业运营。在那个时代去做新创电动车,我们俩是一个非常好的组合,一个文一个武。同时他也是我非常好的老师,在创业过程中,很感激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正因为这样,才有今天的我,敢用两个肩膀上的勇气。

庞义成:所以某种程度老刘算是你的领路人?

林密:是老师。因为他,云度的技术积淀,团队和供应链,基础还是打得非常坚实的。当你没有把这三块儿成建制成体系地拢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出问题。

这点上老刘做的很好,也教会了我很多,快速地为云度留下了非常好的资产,就是成体系。就像秦统一六国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儿,度量衡,云度的度量衡已经在这儿,是一个现成的体系,后来的人进来后,先改变你自己的度量方式,进入集体,这是云度非常重要的一个标准体系的财富。

这里面包含了包含了决策流程、研发流程、销售流程、内部管理流程等所有的流程体系,当然会进行不断地改善和提高效率,但这一套东西对于云度都是比较宝贵的。

庞义成:所以老刘有两个历史贡献,第一个企业标准体系建立起来,第二个研发的产品技术储备,已经有了很好的技术存量和数据积累。

林密:第三个是在企业经营的高效和经济性上,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

庞义成:省钱,一分钱掰两半花。

林密:以及能不花的就不花。所以云度的负债率非常低,这是非常重要的财富。

作者:庞义成、张硕

(本文为第一电动“2020年度致变革者系列访谈”之一,根据访谈录音整理,经被访者审阅,有删节。)

责任编辑:庞义成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本站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如果您认为本站有侵犯您权益的内容,请及时通知我们,我们会作出适当的处理。

E-Mail:1085221287@qq.com 合作QQ:3079200244